网站首页 医院概况 科室介绍 新闻动态 医疗设备 就医指南 名医荟萃 医疗保健 医院文化 资源下载
5岁就被诊断为糖尿病的糖友,即将成为糖尿病协会主席!
时间:2019-08-24 15:25 作者:admin666 来源:未知

导读

在明年1月即将就任美国糖尿病协会的共同主席之前,罗伯特·埃克尔(Robert H. Eckel)接受了美国Medscape的独家专访,讲述了他在家庭、求学、职业和糖尿病研究领域的经历。

在明年1月即将就任美国糖尿病协会的共同主席之前,罗伯特·埃克尔(Robert H. Eckel)接受了美国Medscape的独家专访,讲述了他在家庭、求学、职业和糖尿病研究领域的经历。

自幼患病

1953年,当罗伯特·埃克尔仅有5岁时,就被确诊患上了1型糖尿病。

确诊之后,埃克尔每天要注射珠蛋白胰岛素,这种胰岛素的最长药效只有18个小时,每天大约有6小时没有被覆盖到。他还记得要在一个小试管中进行频繁的尿液检测,蓝色代表尿液中没有葡萄糖,橙色代表尿液中的葡萄糖水平较高;它只能反映几个小时之前的血糖水平。

埃克尔回忆道:“我经常感觉不舒服,因为血糖水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升上去了,妈妈总是误认为我是不想去上学。”

埃克尔是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,父亲在他还不到1岁的时候就因为癌症去世了。妈妈为他的病也是操碎了心,每天都要用开水煮沸儿子用的玻璃制胰岛素注射器,有时候不小心掉到地上就摔碎了。直到他十几岁的时候,塑料注射器终于面市了,他才能去参加野营活动或在朋友家过夜。

埃克尔一生只住过两次医院,都是因为糖尿病酮症酸中毒,一次是在确诊时,另一次是在7岁时。他确实有几次严重的低血糖发作,但母亲、哥哥、老师、教练和周围的其他人都知道赶紧给他喝果汁。

埃克尔说:“我并没有因为得这个病而耽误太多的上学时间。我打过棒球,能够参加不太剧烈的比赛,但我的发育速度比同龄人略微慢些,青春期来得比较晚,个头不太高,也不太强壮。与其他孩子相比,我还是显得弱小了些。”

艰难求学

那时候的医疗条件不允许埃克尔离家太远去上大学,因此他在当地上了辛辛那提大学,住在家里。大学毕业之后,他上了医学院,并与高中女友莎伦结婚,她也是名医学生。

埃克尔说:“上医学院的决定与其说与糖尿病有关,不如说与父母有关。我的父亲在二战期间是名家庭医生,妈妈想让其中的一个儿子当医生。我哥哥对此没兴趣,因此这个重担落在了我头上。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科学和化学。”

青年罗伯特·埃克尔

从医学院毕业后,他搬到威斯康星州的麦迪逊,在那里接受住院内科医生的培训。大约在培训中途,他决定不仅仅要做一名普通的内科医生。埃克尔说:“我很好奇为什么人们会得这种病,为什么他们对治疗没有反应,我想在这方面做一些研究。”

由于他在大学期间主修细菌学,他的第一个想法是研究传染病,威斯康星大学在这方面做得很出色。然而,在那时候,传染病是一种需要住院治疗的疾病,他担心上夜班会妨碍自己的治疗。事实上,当住院医生期间晚上值班时,为了防止低血糖发作,他要随时携带零食。

结束住院医生培训回到医学院时,他听了查尔斯·格利克(Charles Glick)的演讲后,对血脂产生了兴趣。格利克曾与唐纳德·弗雷德里克森(Donald Fredrickson)一起在美国国家心脏、肺和血液研究所(NHLBI)工作,后者被认为是最早将胆固醇与心脏病联系起来的医学家之一。

埃克尔回忆道:“医学界当时还不知道胆固醇与心脏病有关,这个领域还是个黑匣子。查尔斯的演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总的来说,我更喜欢内分泌学。我觉得这个学科对推动糖尿病研究更有价值。”

为了获得奖学金,埃克尔寻找了一家同时研究代谢疾病和动脉粥样硬化疾病的机构,并在华盛顿大学著名的动脉粥样硬化专家埃德温·比尔曼(Edwin L. Bierman)的指导下继续求学。

“我要感谢导师比尔曼给我的这个机会。这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学术研究项目,虽然我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优势,但我很幸运地被录取了。”

对于自己的患病、治病和求学经历,埃克尔用“我是一个幸存者”这句话来概况形容。

友情链接:
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全站搜索
版权所有 巢湖市第二人民医院 www.chdeyy.com @2007 -2012
联系电话: 0551-82185907 E-mail: chey@chdeyy.com 皖ICP备07011461号
建议将电脑显示屏分辨率调为 1024*768
空间支持:中国电信巢湖分公司